何似在人间

文以載道。
口有回甘。

好些时候没来了
过去的一月里日子照旧地过 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
只是有点不太想操心旁人的心思了
无论我怎样表明我想坦诚的心迹 大概也还是无用功
哪里有必要那样互相试探互相躲闪呢
大抵是 人要走要留 都是拦不住的吧

当然有野心
人都是有野心的
不够
还远远不够
假若哪日真写了出来
就足够祝贺

那我觉得就得是这样,一步一步走下去。
总有一天,他们看见你的心,看见你心里的世界。

#并不苦啦 但仍然还是需要自我打气才能存活下去啊#

我的少年

不枉我大风大雨隔街独自地来看你啊 我的组织
你们啊 真是太好了
怎么这么久了 都经历了那么多了 悲伤绝望的时候数不胜数 但看见你们一往无前的坚持 还是觉得人生都是美好的 我都是可以坚持下去的
哪怕最后是一个人 哪怕总会遍体鳞伤 总还是会有同伴对吧 我还是可以好好地好好地好好地活下去对吧
拜托了 一定要继续下去啊 一定要做到所有你们想做的事情
我爱你们 我的少年
当上海贼王吧!路飞!

深夜觉得都不必回答
从不相信谁口口声声所言 她的表达已经表达
大概还是有点冷情 但所爱之事依旧很多

一个问题在于 我自己写下的所有东西 我就没有一篇真心又长久满意的
客观来说实在是笔力不够 我从不否认自己能力有限这一事实 虽然承认这一点对我来说也还是挺痛苦
但这对我来说又确实造成了切实的压迫感 逼着我每次下笔都要慎重 努力写的让自己可以骄傲地拿给别人看
就像是我新近写完的一篇文案 昨晚熬夜时觉得也还不错 今早再起来看 感觉尽失 我想着要如何改进 想到现在心力交瘁
但我发现了什么呢 我发现只有这一件事让我心甘情愿地被折磨着 我的意思是说 只有在想每一篇文章 每一个下笔的字时 我才是痛苦又快活的


我有一个朋友 看起来非常的热爱学习热爱看书热爱写字买很多习题很多书很多字帖很多笔然后堆在一旁 两天后甩手就不再干了 起初我还会提醒两句 今天这个做了没有那个做了没有 后来发现这是她的天性使然 惯于做出表面的样子 内里该干什么仍旧干什么
因她是我的朋友 我看着仍是不顺眼 总想着要怎么提醒两句 但始终无效 又到底觉得自己立场不对 后来就不再开口
一日倒是被另一个朋友点醒 既然别人那样过得开心 你还管他做什么
我想了想 觉得说得很对
花的不是我的钱浪费的也不是我的时间 我自己尚无暇顾及自己 实在也是不该太多管他人的闲事
就从此不再考虑此事了 只是时时引以为戒

写字时突然想到的这件事
但我近日也鲜少练字读书 所以实在该先自罚三面字和三大本书的

今日在微博上看到一位道长的博 看到他打扫的照片 山上的风景 然后居然还有一张自拍 笑的非常开心
就突然很感动 也很感慨
看了其余几位道长的微博 文字或多或少 有时配图 很是羡慕和佩服
觉得就是这样 出家不应当是隔绝人世 而是 看破红尘 活在红尘
大概也是我以往孤陋寡闻呀

我觉得大概很多想要的东西就是,在最不合适的时候才会出现。
比方说我今日看一部电影,胡思乱想之余就很想写点东西,但时间很紧,我需得早睡,明日早起来赶笔记,上一门重要的不可以打瞌睡的专业课。
但其实我脑子里装满了我想写下的东西,我开了电脑,又只能关上它,爬上床,闭上眼,努力做一个天真无邪乐观入睡的人。

我翻阅我过去写过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是在最不合适的时间写下的东西最打动我。
比如说凌晨写下的高三杂记,考前一天摸鱼填出的词,和上课犯困为了醒瞌睡写的小诗。
最好的东西,来的都不合时宜。
但我写到这里,又想,或许也是因为来的不合时宜,所以最好。

我今天又有了一个脑洞。最近脑洞很是高产,但都没有相应的空写出来。
最长的那篇再给我两个小时应该能够肝完的,但偏偏两个小时都没有。
最近总时常觉得状态不是很好,浪费了很多时间,书没读完,纪录片还坑着,写文也并不那么得心应手。
但我又总安慰自己道,无论如何都还在过,大概总还是有可以期待的东西。
近日心情不曾跌到谷底经历大起大落的原因之一,好像就是觉得总还是充满了无谓的希望。就是说,那个希望来的太泛太空,好像都是不值一提的,但却真实地慰藉了我。
就好比今晚看电影(老实说这部电影其实还是比较浅的,但表达方式很直观,所以冲击较大),尽管没有丢尽希望,看罢还是有些沉重。后来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无端一直想子瞻,竟然渐渐渐渐好了。
精神支柱吗?大概也不是吧。
我一直想子瞻,想袁殊(当然是从明楼开始的),想鲁迅,想老舍,想很多的以前的人和现在的人。他们当然是没对我直接做什么的,但他们却真实地抚慰了我。
我想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时空还是很奇妙的。
横向、纵向,我们总是影响着别人。有形的、无形的,有意的、无意的。

所以我喜欢深夜写东西和看东西的原因,大概也就是深夜使我放松,使我看不见什么东西,也就不必时时在意。
或许也是在黑暗里照见了自己。
而非常奇怪的是,我写完这些东西后,竟觉得坦然了不少,甚至是可以入睡了。
这让我觉得,我坚持写东西下去仍是有意义的。
但我显然又欠缺成为一个专职文字人的天赋,我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实在有些浅,下笔又太飘忽涣散。
不过我想最好的最进步的在于,我不再在意我未来如何办了。
佛法浩瀚,总归还是能找到一个法门罢。